夏槿

小透明,现主萌盾冬锤基EC,杂食动物,会发自己乱七八糟的日常…求放过

【盾冬AU】Buck, Hunter and the Forest - 第十章下

纪翌:

我要洒很多很多狗血,写很多很多肉。


Steve是一个猎人,Bucky是一只变成了人的鹿。


两千狗血,两千食物。假期快乐。


1 2 3 4 5 6 7 8 9 10


——————


现在他们都不再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一旦下定决心,Steve和Bucky便让这件事儿变的相当有效率。Steve侧身把一块布罩在Junkie睡觉的小盒子上。




啦啦啦啦啦啦(PW见评论)


啦啦啦啦啦啦




Steve没有把脸抬起来,他一直呆在那儿,直到他觉得他结束了。然后他用鼻子蹭了蹭Bucky的脖子,满足地笑了,让Bucky想起那些不爱追逐鹿群,反而喜欢和鹿们玩闹的大狗。




“你在笑什么?”Bucky问,他的嗓子干哑而疼痛。




“我只是很高兴。”Steve回答,Junkie的篮子发出了一些响动,松鼠从篮子里爬了出来,用朦朦胧胧的大眼睛瞪着Steve。Steve用食指弹了弹它的鼻尖,它不满意地叫了一声,挨着Bucky的头发坐下,把肥嘟嘟的肚子摊了出来。Steve重复了一遍,“我很高兴。”




“好吧。”Bucky闷闷地回答他。




——————————




Steve又去忙他的“首领事务”了。这是Bucky给那些迫使Steve在寒冷的冬天离开木屋的事情起的名字。“首领事务”包含的内容相当复杂,大部分事务是固定的,比如把树林划分给不同的村民作为冬天取暖的柴木,比如给年轻的猎人们讲授打猎的技巧,但Steve也会被被突然叫走,比如谁家的女人把谁家的男人打哭了男人要退婚,比如村落那头那户老夫妇的猫爬上了最高的雪松。




在这些事情中,Bucky最不喜欢那些猎人的本务。每当村落里有一批年轻的男孩快到10岁时,他们就会被每天赶进树林,直到他们能够带着猎物回家。男孩儿们总是表现各异,有些男孩儿在进入森林的第一天就抓住了野羊,有些男孩儿则在森林里呆了半个月才能带回一只松鼠。




但总而言之,这种像猎人的成人礼一般的活动是村落的重要活动,禁猎期后猎人们不再像夏天和秋天一样保持着一周三次出猎的习惯,但是会早早把九岁的男孩儿们召集起来传授打猎的技巧,以免有哪个落伍的小家伙得在森林里一边哭着鼻子一边呆上一个多月。




Steve当然是这种聚会的组织者,过去的许多年里这些聚会都在Steve的院子里进行。但现在谁都知道Steve Rogers的家里住了一只鹿精灵,一旦猎人们举起标枪Bucky便气的眼珠都快从眼眶里飞出来,聚会便挪到Sam家去了。




Bucky远远地隔着窗子看见那群小男孩穿着厚毛皮的背心和帽子,在Steve的眼皮子底下叽叽喳喳地打打闹闹,Steve也不恼,微笑地看着他们。Bucky颇不以为然,成年的鹿群为了逼迫小鹿们早早地锻炼出奔跑和跳跃的能力,常常会用角把它们推进猎人们废弃不用的坑穴里。




Sam倒是更合Bucky的心意,他倚在自家的栏杆上,斜着眼睛看着这些吵闹的小家伙,有哪个闹的太出格了,他便走过去在他的脑袋上来一下。Bucky的鹰朋友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Sam的肩膀上,看上去对Sam是个好猎手这件事儿深感满意。




“Steve遇见他的前一只鹿精灵时就这么大”,Natasha说,“那时Steve可跟现在不一样,又瘦又小。那时候最后一个男孩回来足足半个月后,Steve才带回了一只松鸡。那只松鸡就跟他一样干巴巴的,没人愿意用它煮汤,最后Steve把它送给他的鹿精灵了。”




Bucky正恼火地盯着靠在院子围栏上那一排儿童尺寸的弓箭和标枪,思怵着他是不是应该趁Steve不注意把它们一根根折断。Natasha的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向后看了一眼,问,“他醒了么?”




Tom躺在Natasha的床上,身上的伤口都用布条小心地包扎了起来,脸上的伤痕也被清理过了,留下了一些暗红的痕迹。Asha坐在他身边,正用一块湿布擦拭着他头上的汗珠。Natasha叹了口气,“他几乎一直在睡觉,昨天晚上清醒了一会儿。好消息是烧退了,伤口没有感染,可能只是累坏了。”




“我很抱歉。”Asha嗫嚅着说,Asha跟村落里的女人说话时总会让人觉得他格外的担心。也许原因是他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功用和村落里的女人是一样的,但是也仅仅是功用而已。Asha怯懦地看了一眼Natasha,“我不能把他带回我那儿......”




“别说傻话了。”Natasha把两种黏糊糊的胶状物混合在一个小罐子里,然后涂在Tom胳膊的伤痕上,“这又不是你的错。”




Bucky仍然在想Tom说的他认识他的事情,但是他不想表现的太在意,他并不知道其他人类在遇到相似的问题时是如何解决的,于是Bucky故作云淡风轻地问,“你知道他为什么来这儿么?”




Asha愣了一下,他咬了咬嘴唇,然后说,“他是来找我的,然后遇到了狼群。”Asha的表情变得有点忧虑,“最近村子周围好像有很多狼。”




Bucky没理会Asha的这个问题,他的眼睛瞪的很圆,看了看昏迷中的Tom。Bucky走过去,在Tom胸口的布条上狠狠地戳了一下,然后故作毫不在意地走开了,“所以他也是你的客人?”




Bucky用力不小,Tom在睡梦中都疼的眉头皱在一起,眼皮抽搐了几下,但是他仍旧没有醒。Asha震惊地看着Bucky,仿佛不敢相信Bucky这样做了,Natasha则在旁边笑了两声,大眼睛看看Bucky,又看了看Asha。




“不是这样的。”Asha赶忙解释道,然后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他吃吃地笑了一下,“不是这样的。这个......这个是免费的。”




“哇哦”,Natasha说,“我们的小Asha恋爱了。”




“不是的。”Asha说,他的脸红了。他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用手指绞着Tom的被单,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仿佛是崇拜的神情,“Tom是个很神秘的人......”




“啧。”Bucky说。




“别欺负Asha,Bucky,就好像你不是在这儿等着Steve一样”,Natasha笑了,她抱来了一堆鼓鼓囊囊的东西和一只皮袋子,丢在桌子上,然后开始把那些东西依次放进皮袋子里,“他的猎物袋被整个撕碎了,漏了不少东西出来。来,让我们把神秘的Tom的神秘的玩意儿收起来。”




Bucky没有搭话。他拎起了那堆东西中一个角状的物体,面色严肃地盯着,没有再说一句话。




“我的天呢。”Asha说。


——————


对于写文一般在PG-13以下的我来说,写肉真的是很忐忑的事情。


如果你喜欢它点个赞吧,很多很多的狗血和肉需要很多很多的鼓励TT



评论

热度(477)

  1. 夏槿纪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