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槿

小透明,现主萌盾冬锤基EC,杂食动物,会发自己乱七八糟的日常…求放过

【盾冬】破晓(圣诞合刊文,伪科幻真基情,一发完)

克拉德美索:

【1】


沿着礼堂外长长的走廊,我奋力奔跑。


尽管遭遇了很多路障——比如拐角处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儿没放好的垃圾桶,比如横在路中间的一跟断掉的圣诞树枝,比如三五成群举着饮料叽叽喳喳不停八卦的女孩子们。


但我轻车熟路。


因为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在此时此刻经过这里了。


飞快将垃圾桶扶正,又矫健地越过树枝,躲开女孩子们试图黏在我身上的目光和魔掌,我终于成功抵达了目的地——那个该死的舞池。


巴基果然在那里,他仍旧在和舞会皇后闲聊。天呐,真没想到,纵使已经见过几十次了,但这一幕仍然成功地令我妒火中烧。


“巴基!”我站在舞池边冲他招招手,“巴基,过来一下好吗?我需要和你聊点事情。”


舞会皇后和之前的几十次一样,狠狠瞪了我一眼,怪我抢走了她的白马王子。


但我不介意。为了拯救今夜,我不介意任何人对我翻白眼、发脾气、辱骂我甚至殴打我。


只要我能挽回巴基。


 


【2】


我叫史蒂夫·罗杰斯,是一名物理学家。


不要笑,好吗?我知道自己长得不像一名高智商死宅——因为过于英俊挺拔了。


但我真的是。


在2059年,我是个物理学领域不大不小的名人,因为我凭一己之力造出了曾经没有人相信有可能存在的时光穿梭仪。


因为某种能量守恒定律,你的肉体必须留在2059年,而思想却可以搭载超光速粒子回到过去某个特定的时刻——而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已经研究了这台机器好几十年。


准确的说,是从1999年的圣诞节那天一觉醒来打开电视机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的一生已经被改变了。


从那时起,我推翻了自己原本关于未来的所有构想——关于想去什么大学的什么专业,关于未来要从事哪个行业的工作,关于想和谁绑在一起过完这一辈子。


凭借这台超光速粒子时空穿梭仪,我拿到了所有应该拿到的物理学奖项,并被媒体们盛赞为“为物理学守身如玉的怪胎”。


真是谢谢他们了。


我是没老婆,但并不是为了物理学好吗?说实话,我恨死物理了!


但在1999年的圣诞节那天,在我还只有18岁的时候,我就明白了那一点——我将穷尽一生研究物理学,直至发明出能够挽回那个平安夜的时光穿梭仪。


而最终,在与物理学缠绵悱恻了60年之后,在我78岁高龄的时候,在我被医生确诊罹患脑瘤之后,我终于做到了。


 


【3】


“噢史蒂夫,见到你真高兴。”巴基冲我挤了挤眼睛,然后拍了拍那个倨傲女孩的肩膀,冲我走了过来,“你不是已经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是,我是已经到家了。”我气喘吁吁地说道,“但我想起来有重要的事情找你,你必须跟我离开这里!”


巴基如意料之中一般挑起一根眉毛:“史蒂夫,你猜怎么着?我不乐意!”


不乐意也得乐意,我心想。


这已经是第几次尝试了?医生告诉过我,由于那颗肿瘤的影响,我的大脑已经不足以支持我尝试多少次回到1999年的这个高中平安夜派对了——我随时可能陷入昏迷,接下来就是死亡。


而我不愿意就这么一事无成地死掉。


莫说我为了造出这台时光穿梭仪从而回到此时此刻已经耗尽了自己的一生,单说死亡后会面对的一切,我就万分不乐意。


巴基死的时候只有19岁,而我呢?我都78岁了,就算泉下相逢,他还能认出我吗?


更可怕的是,如果人类真的如同那些宗教所云会有轮回转世呢?我才刚刚入轮回,怎么知道巴基已经去了哪里?这辈子在哪个国家?是人是狗?还有没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与他再次相遇?


我不能赌死亡后的未来,那已经远非我所能掌控的了——我要的是自己和巴基这辈子的未来。


看了一眼窗外,夜色似乎已经没有那么黑暗了。


惨剧会发生在黎明破晓之前!我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我趁巴基不注意,从身后拿起了一个玻璃饮料瓶子。


对不起,巴基,就算把你砸晕,我也要把你从这里带走。


因为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化为火场。


而一直令我最最无法忍受的是,明明所有人都幸存了——那些偷偷在裤兜里藏了避孕套的男孩,那些花痴的女孩,甚至那个讨人厌的目光仍然在你身上徘徊的舞会皇后……


只除了你。


巴基,只除了你。


只有你死在了这里。


在这个1999年的平安夜,在圣诞节的破晓来临之前,我失去了你。


 


【4】


我失败了,又一次。


都怪那个得意洋洋的舞会皇后。


她在我动手之前,忽然走过来挽住了巴基,而这直接导致了我无法继续出手。


她把她浓妆艳抹的脸冲着巴基可爱的嘴唇凑了过去——噢!坏女孩!离我的巴基远一点!我心中疯狂呐喊着。


但还好,巴基轻巧地又不失礼貌地躲开了她。


而这时我才注意到,原来我和巴基刚才一直站在榭寄生的下面。


该死,我想,真他妈该死。


她只是想趁机吻他!而我本该注意到这一点的!


不,我的意思不是我们该离开榭寄生,然后我好对巴基狠狠来上那么一瓶子,然后再把晕倒的他拖走。


我只是想……或许我本该吻他的!


重来!


 


【5】


我刚一从特护病床上睁开眼睛,可爱的护士就赶了过来。


“罗杰斯博士!”她嗔怪地说道,“班纳医生特意嘱咐过,你不可以再使用这个仪器了!它会加速你脑瘤的恶化……”


“那就恶化吧。”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告诉布鲁斯,没人能阻止我使用这玩意儿,劝他别白费力气了——说实话他还不如直接来告诉我,我大约还能剩下多少次清醒地戴上这玩意儿的机会?”


“我正是为此而来。”布鲁斯·班纳医生自己走进了病房。


我认识他很多年了,他是一个脾气通常都很好的人。但是,我会劝任何人不要由于好奇而尝试激怒他。


“早上好啊布鲁斯!”我跟他打招呼,但其实心思根本不在这里,所以直截了当地问道,“那么我究竟还能用这玩意儿多少次?”


“我猜……一次。”他严肃地说道,“最多两次,然后你就可以彻底变成植物人等死了。”


“那么就是三次,我知道你总喜欢夸张。”我抚摸着那冰冷的金属头戴。


病房中沉默了很久。


我暗暗祈祷他不要继续啰嗦。但我的祈祷上帝从来听不到,我知道。


不然他就不会在60年前的平安夜带走巴基了,不是吗?


果然,布鲁斯还是开口了。


“可是,史蒂夫,你确定这可行?”他说道,“在以往的物理学认知中,未来是绝对不可能被改变的,无论你回去多少次都将会是徒劳,你保护不了他,而他唯一的结局就是在那场火灾中……”


“闭嘴!”我说,声音很大,而且愤怒,一点都不怕得罪他而导致他的大暴走,“闭嘴!布鲁斯!不然你就滚出我的病房,我会换个哑巴当主治!”


布鲁斯看起来脸色有点发绿,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说真的,你这样做值得吗?”这是他当天问我的最后一个问题,“他如果泉下有知,恐怕也不会愿意你为了他过这样的一生,甚至在得了绝症之后仍然……”


“你不明白,布鲁斯。”我不礼貌地打断他,“这档子事,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说完,我就闭上眼睛了。


直到布鲁斯·班纳和小护士知趣地离开了病房,我才重新睁开眼睛,并在一串深呼吸之后重新戴上了那个金属头戴——我耗尽一生亲手发明的时空穿梭仪。


本来我该休息更多一点时间再重新开始的。


但我不能,因为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不剩几次机会了,这意味着巴基同样不剩几次机会了。


而他仍然被困在1999年的平安夜,我知道,他仍然在等着我回去拯救。


 


【6】


忍受过脑部电击般的剧痛后,我重新站在了自己家门口。


这也是这台仪器的重大缺陷之一,因为它本该能在每一次穿越时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定位在任何一个过去的时刻,但是……在我第一次做出尝试性调试后,它的这个功能卡住了。


而那时候,我被诊断出了脑瘤。


于是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将这个功能修复完善了。


不幸中的万幸是,这个时间点不算太偏离——它正好卡在了我和巴基在那场平安夜舞会上大吵一架,而我因此愤愤地独自离开学校回家睡觉之后。


而那是我睡过的最后悔的一觉。


之后的人生中,我曾千千万万次既懊悔又刻骨铭心地想到,如果,如果……


如果当时我没走呢?


如果我走了之后又回去了呢?而不是就那么傻乎乎地躺在家里睡大觉,直到第二天清晨打开电视机,发现新闻正在直播我们的高中礼堂在圣诞节的黎明破晓之前发生了火灾,一名男性罹难,他的身份被确认为是高中毕业班的巴基·巴恩斯……


我不忍心再回忆下去了。


和之前已经尝试过的几十次一样,我没有进家门,掉头就往学校跑去。


仍然是熟练地躲掉了那些路障,这一次成功到达舞池边时,我发现自己没有再对舞会女皇妒火中烧。


我想,那可能是因为上一次的尝试令我发现,巴基其实并不想接受她的亲吻吧。


这忽然令我的心情好了很多。


于是我仍然站在了榭寄生下面。


听着,你得吻他!就在榭寄生下面!我给自己暗暗打气——你不用特意用暴力敲晕他,你只需要拿出高超的吻技来吻晕他,然后你就搞定了一切!


思及此处,我振奋不已,觉得自己不愧是在日后发明出时光穿梭仪的天才。


如同上一次一样,巴基过来了。


仍然是调皮地挑起一根眉毛,巴基对我说道:“史蒂夫,你猜怎么着?我不乐意!”


就是现在!我心想。


我太亢奋了!我——史蒂夫·罗杰斯!即将拥有这辈子的第一个吻了!


哦,不,不紧紧是这辈子……是漫长却无趣的上辈子加几十次一遍遍回到过去重复今夜的这辈子。


第一个吻,就是和我最爱的人!


虽然迟到了那么那么多年,但我仍然感到无比幸运。


我捧起他的脸——好吧,动作是生硬突兀了点,但是请原谅一个“为物理学守身如玉的怪胎”好吗?


于是我就那么勇敢又笨拙地吻了过去。


 


【7】


我颓然地睁开眼睛。


好吧,又失败了——虽然这一次有意外的收获。


史蒂夫·罗杰斯保持了78年人生的初,献给了他从小到大最爱的那个人。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仍然没能成功地将巴基从那个平安夜挽救出来。


当时我紧张地把嘴唇贴到巴基的嘴唇上,然后飞快地蹭了蹭,又挪开。


噢,天呐,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嘴唇干裂起皮了!怎么办怎么办?是不是刚才刮到了巴基那双看起来永远滋润粉嫩的嘴唇?!我是不是很丢人?


我在慌乱、尴尬和发傻,但巴基却没有。


他的动作只因为我傻兮兮的亲吻而停顿了区区一秒。


下一秒,我看到他的眼睛放大了无数倍靠近了我的脸,然后又闭上了。


他抓住我的头发,然后重新吻了我。


这次因为他的主导,所以这个吻一点都不乱七八糟。


那是一个十分深入的法式热吻,我顿时意乱情迷。


可惜的是,在这份意乱情迷中,我忘记了我想吻他的目的——吻晕他,然后带走。


因为很显然,被吻晕的人是我。


而等我想起来时,天边即将破晓。


我急坏了,用力推开他。


然后,巴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愤怒——他显然是误会了!


“听我解释,巴基!虽然我知道此时此刻我说的一切都像是肥皂剧里最愚蠢的台词,但是……”


“够了,史蒂夫!”他愤怒地退开几步冲我低吼,“所以你从家里特意回来就是为了羞辱我的吗?如果你其实没这个意思,那你不如……”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真的……”


“那你是几个意思?”巴基不耐烦起来,他严肃地说道,“听着史蒂夫,我和你在某些地方并不一样,所以请你以后少来和我开这种玩笑,好吗?这并不有趣。”


他不再理我了。


他转过身去,准备重新投入舞会女皇的怀抱。


如果我现在对他表白还能有用吗?作为一个刚刚用实际行动拒绝了他热吻的男人?


一瞬间,我想过,干脆还是去抽出身后的瓶子给他狠狠来上那么一下算了,总比这样眼睁睁看着他棕色的后脑勺离我越来越远强吧?


但窗外,第一缕天光即将突破黑夜。


没有时间了,这又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我只好悻悻而归。


 


【8】


还剩几次机会来着?大约是两次?


我费力地给自己做了一会儿头部按摩。


真的不按不行了,我的脑袋太疼了。


忽然之间,我有点怀念那一次次回到过去的感觉了。


至少在1999年的躯体中,我仍然是一个18岁的少年。我拥有最好最健康的身体,也拥有最爱的巴基。


夫复何求呢?


又一次,我重新摸向那个金属头戴。


其实这不难啊,或许我不应该推开他?


我应该顺着他来。


或许……我应该一上来就给他一个深深的法式热吻,就像他吻我那样。然后?然后我可以边吻他边把他带走?就像……就像我们要离开舞会现场出去开个房间一样!


对啊!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史蒂夫·罗杰斯,你可真是太笨了!唉,一定是没有恋爱经验的守身如玉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深深呼吸后,我选择再一次重新来过。


 


【9】


我爱他。


我一直都知道我爱他,但从没像此时此刻一般无比清晰地从身体中感知到这一点。


因为我硬得可怕。


我想,我应该脸红得特别夸张了。所以幸好,我们仍然吻得难舍难分,希望巴基不要因此而取笑我。


“史蒂夫,你这小混蛋!”巴基一边啃我的嘴唇一边疯狂地撕扯着我们彼此的领带,“你为什么不早这么干?你知不知道我暗恋你多少年了?”


他一向牙尖嘴利,而我嘴笨,说不过他。


所以我选择不说,只做。


我帮他一起扯掉领带,然后是那些碍事的礼服扣子。


但我还不能完全沉迷——我重任在身,必须带他走。


“别在这里,亲爱的。”我气喘吁吁地对他说道,“会被看到,已经有很多人目送我们穿过楼道了……”


“害羞什么小史蒂维?这里没人!”巴基抱着我的脖子暧昧地说道,“不然去洗手间?要么更衣室也行!走,现在都快天亮了,那里准没人……”


“不不不行!”我终于停止了与他的纠缠,并大声喊了出来,“不行,巴基!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为什么?”巴基愣住了,瞪大眼睛盯着我。


噢,天呐!他现在这副衣衫不整的浪荡模样真是该死的好看!看看那双雾气弥漫的眼睛!看看那通红润泽的嘴唇!看看那要命的喉结和锁骨……要不是重任在身,我真的真的……怎么可能忍得住呢?我恨不得就在这里,在楼道里,甚至都不在乎有可能会被那么多人撞破……我真想把他按在地上就地法办!


可是我不能。


我必须带他离开这里。


黎明马上就要来临了,而这里即将化作火场。


如果巴基仍然留在这里……我只会再一次失去他。


“我们出去开个房间吧!”忍受着下体硬胀的痛苦,我抓住他的胳膊,勉强维持着快要断线的理智说道,“离开学校就行,然后去哪里都行!甚至,你家或者我家?你愿意在哪里?”


“你可真奇怪,史蒂夫……”巴基怪怪地看着我,但转瞬间,又甜甜地笑了起来。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好吧,依你啦!”他顺从地说道,就像从童年时期到青春期之间的一万次对我倔强脾气的妥协与投降一样。


看着他这副模样,我眼眶一热,差点飙出泪来。


不能怪我多愁善感娘娘腔,毕竟我已经60年没再见过这样的巴基了。


而前面那几十次的穿越归来?


你没看到吗?都是以争吵告终的——我和巴基已经太久没有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说话了。


我没放开牵着他的手。我们紧紧牵着彼此,走向这栋建筑物的大门口。


远远的,已经可以透过栅栏铁门看到外面的天色即将明亮起来。


这是最后的时机了!


“快走!”我拉着他奔跑起来,“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我不能允许你再一次离开我!”


“再一次?”巴基困惑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史蒂夫?”


我心中一惊。


不能对过去的人透露你来自未来——这是时空穿梭者的基本铁则。


“没什么!马上就可以逃离这里了,只要跨过这一步,只要……巴基?”


巴基不动了。他愣愣地停了下来,停在了铁门内外的分界线。


“出来啊亲爱的!”这次我真的要哭了——急哭的。


巴基纳闷地摸向那条内外分界线的空气墙。


“史蒂夫……”他说,“好奇怪,我……我出不去。”


 


【10】


“我告诉过你过去是无法被改变了的。”布鲁斯·班纳对我一点都不沉稳地吼道,“真不想对你说出那么残忍的话,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么多次的尝试你都失败了?难道把一个高中生从学校中带离真的有那么困难吗?你失败了那么多次会不会仅仅是因为——其实就算你能回到过去,你也只能继续当你的旁观者,你改变不了未来!而他死定了!对,我就是说你最好的朋友巴基·巴恩斯!他!死!定!了!请你认清现实!”


“等等?”我说,“你的前一句是什么?”


“他死定了!”


“不不,再往前……”


“你只能继续当你的旁观者,你改变不了未来……”


我的大脑忽然如醍醐灌顶般豁然开朗!


“你真聪明,布鲁斯!”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你比我聪明多了,布鲁斯!答应我,就算真的重新开始,假如我真的有幸改变了未来,你仍然要从事医疗行业好吗?天哪!你的智慧会帮助你拯救无数个人类!但请你一定要原谅我的自私,因为我穷尽一生的科研成果其实只是想用来拯救那个独一无二的人……”


我没有再继续看布鲁斯的脸色。


我知道,他隐隐冒出绿气的脸色一定不那么好看。


但是,我还有一次机会,不是吗?


而我知道,我也只需要这一次了。


因为我不会再做一个“注定无法改变未来的旁观者”。


 


【11】


我不会再做一个“注定无法改变未来的旁观者”。


因为这一次,我选择巴基。


我将不会再回来。


我注定会改变未来,因为,我将会陪伴巴基一起死在那个火场。


未来将不会有我的存在,也不会有这副时光穿梭仪。


我将会和巴基一起出现在1999年圣诞节的早间新闻中——在那场平安夜的高中火灾中,巴基·巴恩斯将不会再一次孤孤单单地死去。


因为他最好的朋友史蒂夫·罗杰斯会陪着他。


 


【12】


这是最后一次,我对自己说。


这一次,我没有选择站在榭寄生下面亲吻巴基,更没有跟他急匆匆地脱衣服解裤带。


我只是冷静地把他从舞池中心叫了出来。


“听着,巴基,我为之前和你的争吵道歉。”我直截了当地说道,“请不要继续生我的气了好吗?我从家里回来,只是因为想和你一起美美地渡过这个平安夜,一起等圣诞破晓的到来。”


而巴基只是愣了愣。


“噢,史蒂维……”然后他忽然笑了起来,“其实你刚走我就后悔了……我们不该吵架的,很高兴你能回来找我。”


他露出像上一次一样甜蜜的笑容。


一瞬间,我忽然明白过来他曾经千千万万次冲我露出这种笑容的真正含义了!


我真想揍死过去的自己——天呐!他爱你!他一直爱你!可为什么你这颗榆木脑袋一直一直就没看出来?


不,我甚至从来都未曾意识到过我也那样爱他!


不仅仅是兄弟朋友之间的那种爱……我爱他!发自内心的爱他!我只想和他在一起,绑着他过完这一辈子!难怪此前任何别的男人女人哪怕碰他一下我都不乐意,难怪1999年的平安夜我会在他跟女孩跳舞时愚蠢地找个借口跟他发脾气!那只是因为我爱他!我在吃醋!因为爱情的排他性和占有欲!


可我为什么没有早意识到这一点?为什么一直那么愚笨,直到在那个圣诞节的清晨时分彻底失去他……


“这一次,你还会走吗?”巴基忽然抓住了我的手。


我愣了楞。


“这一次?”我警觉地问他,“为什么是这一次?”


巴基皱了皱眉。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说道,“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已经经历过几十次了一样……你其实没有回家睡觉,而是半路后悔跑了回来,然后我们……有时候会跳舞,有时候会继续吵架,有时候会站在榭寄生下……你可能想象不到,甚至还有一次我们扯着彼此的领带然后……”


我惊愕地看着他困惑的模样。他正在描述这一切!描述我已经为他回到过去的每一次!


“可能只是幻觉吧……”巴基最后说道,“可能是我太希望你能去而复返了,所以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起来。”


“对不起,巴基,但这一次,我不走。”我紧紧回扣住了他的手,“你知道吗?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我会陪你到最后。”


 


【13】


我会陪你到最后——这本是少年时期,我的妈妈下葬之后,巴基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而那时,我整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还未能深刻理解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直到此时此刻,我才醒悟,我一直欠巴基这句话,欠了一辈子。


巴基看起来有点惊讶,而我只是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我会陪你到最后的巴基,因为没有你的那一生,我早就活够了。


这既然是我最后一次机会,我就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无论这个即将变成火场的地方会有多么恐怖,既然你被命运禁锢在这里无法走出去,那么我也不走,我会陪你到最后。


我看向窗外,夜色将尽。


而我知道,就在这栋建筑物的不知道具体哪里,一个偷偷把酒精饮料带到舞会来享受的学生正在打翻了他的酒杯,然后又正好赶上了圣诞树上电子灯短路,火舌即将舔着酒精迅速蔓延开来。


“我不走。”我又一次对巴基郑重地说道,“无论过去,此刻,或者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拥有的未来,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我也是,史蒂夫。”巴基对我说道,“天快亮了,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看破晓吧?”


他还对即将到来的命运一无所知。


而我贪婪地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张脸的,我心想。


然后下辈子……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我仍然会准确的找到他。


下辈子,下下辈子……在任何时间,任何空间里。


我永远都会想跟巴基在一起。我想陪他到最后,陪他到宇宙尽头。


于是我说:“好,我们一起看圣诞节的破晓。”


与此同时,我和巴基一同听到,楼道里传来了哭喊声和骚乱声。


命运不会放过任何人,命运如期而至。


 


【14】


当我和巴基十指相扣跑出那片火灾导致的废墟时,我已经情不自禁地想好了自己崭新的未来一生。


一个拥有巴基的未来,一个拥有巴基的一生。


我想,在这个来之不易的一生中,可能我会选择当一名画家吧。物理什么的,实在太令人头疼啦!这一次,我要过上曾经幻想过的最理想的生活——与巴基成家,用画画养家。


我忍不住看向巴基,他也正看向我。


巴基的脸上灰扑扑脏兮兮的,但那双绿眼睛大大的,仍然明亮好看。


巴基对我说:“史蒂夫,刚才要不是你眼疾手快,我就会被那截掉下来的木头砸中了——那我可真是死定了!”


说实话,对那一幕,我仍然心有余悸。


救下他纯属本能。


但在那一幕有惊无险地过去之后,我才猛地意识到一件事——正是因为这一次我选择不再当一个旁观者而是留下来,从而导致了这个巴基无法逃离的区域内的质量因为我的存在而发生了改变。


因为我本不该在这里。


我本该在家里愤愤不平地睡大觉,然后一觉醒来失去巴基。


时空的质量因为我的存在而失去了平衡。


为了巴基我一心向死而生,没有想到却因此而彻底扭转了两个人的未来。


 


【15】


 “终于都结束了……”我情不自禁感慨。


真的,都结束了。


“是啊,能活下来实在太侥幸了!”巴基快乐地说道,“史蒂夫,你看!天快亮了!圣诞快乐!”


“是啊,我实在是太幸运了,巴基。”我抱住他,赌上了上辈子和这辈子所有的诚挚与真心对他表白:“圣诞快乐,我也爱你。”


巴基微微一怔,然后笑了起来。


他果然既没有困惑于我突如其来的表白,也没有困惑那个莫名其妙的“也”字。


因为在几十次不断与时空和命运的搏斗中,我们都早已知道,他爱我——巴基·巴恩斯爱史蒂夫·罗杰斯,这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


而我也爱他。


我当然爱他,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他。


所以巴基没有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一样继续废话,而是选择干脆利索地和我接吻。


这一次我有了经验,于是我反客为主,争取能吻得他意乱情迷,立刻就跟我去找个房间私定终身。


在周围其他幸存者的围观、惊呼与掌声中,那个1999年的平安夜、那个曾经折磨了我足足60年、因为失去巴基而痛苦又漫长的平安夜,终于彻彻底底地结束了。


长夜已尽,天将破晓。


我抓住他的手,一起向着朝阳奔跑。


“我们去哪儿?”巴基问我。


“去开房。”我本想这样回答他。


但是天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一开口却说出了另一个词。


“去未来!”我大喊道,“去一个有你的未来!”


 


End



评论

热度(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