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槿

小透明,现主萌盾冬锤基EC,杂食动物,会发自己乱七八糟的日常…求放过

Intellipid:

【授权翻译】《Reason(s) For Visit》by merlywhirls

译者:arclla

summary:

Remus尝试到阿兹卡班探望Sirius,魔法部总是拒绝他。

警示:谈及死亡,伤疤,监狱,虐待。


正文:


申请者信息:


彻彻底底地变成孤家寡人,这只花了Remus几个小时。

他的三个最好的朋友都已去世。

至于Sirius……

Harry被带走了。这并不是说,Remus有照顾Harry的可能,然而不能考虑这件事本身仍使他感到刺痛。他本可以也成为教父的,如果魔法部准许的话。

 

姓名:Remus. John. Lupin

 

Dursley一家看起来很是郁郁寡欢。Remus第一次来到女贞路4号的时候,有只猫也在场。他赶在她能看到他的泪水前离开。

 

他给 Dumbledore写信,他去见Dumbledore,然而再多的恳求也不足以让Dumbledore准许他去见他。

 

“你知道,我甚至都不需要你的允许。"Remus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请求它呢?” Dumbledore回复道,明亮的蓝眼睛被怜惜之情所淹没,这让Remus的血液沸腾了。

 

“因为我不明白,”他愤怒地说,“你为什么让他不经过审讯就被关起来?”

 

“这不是我的决定。” Dumbledore不去看他的眼睛,Remus怀疑他此刻无法直视自己。

 

“我要去魔法部。”Remus宣布道,目光可以在Dumbledore的头顶上烧出两个洞来,“我原本希望你在威森加摩的席位能帮我一把,显然不行了。我会自己提交探访申请。”

 

他的确这么做了。

 

职位:失业。

 

他在Sirius被关起来的两周后填了第一份表格。

 

他用那两周来哀悼,收拾,努力不去想别的事情。

 

之后的那个早晨,McGonagall站在他的前门,他们的前门把一切都告诉了Remus。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感到自己还活着。在那之后,所有事情都变得灰蒙蒙的,悲伤取代了一切,并永远驻扎在他的心里。

 

McGonagall离开的时候,Remus独自一人和他们的东西待在一起。他回忆着那天晚上Sirius出门前给他的那个漫长的,绝望的吻,他告诉Remus,是凤凰社的事情。

 

当Remus看到房间里那件挂在椅子上的皮夹克时,他的胃沉下去,心又一次地碎裂开来了。

 

从来不是什么凤凰社的事情,Sirius知道,那个吻是在向他告别。

 

Remus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能得到这种奢侈的待遇。

 

Remus把夹克穿上,袖长盖过了指节。他坐上那把吱呀作响的椅子——为了让Remus在并不宽敞的床上好好休息,满月后的那一阵Sirius总是坐在它的上边。他紧紧地抱住那件衣服,它散发出一阵机油的味道。

 

他连续好几天地穿着它。McGonagall回来看看他过得如何,并没有提起这件事,Remus很庆幸。

 

最新住址:暂无。满月避难所(男性狼人专用)。

 

这个避难小屋也没有那么坏。凤凰社密令意味着Remus必须和其他的狼人同住一段时间,金属般的气味和普遍糟糕的卫生条件早就不再困扰他了。然而,那些狼人仍然可以从那件夹克上闻到Padfoot的气味,离满月只有几天,Remus必须把它藏起来——那些家伙对生人素来很不友好。

 

满月前的三天,Remus在夹克的口袋里找到一张纸条:

 

Padfoot——

 

我们马上就到。我们来接你出去。我们不会离开你。

我不会把你留在那儿的,Sirius,我向你保证。

 

Moony

 

Remus想起来了。这是五年级时的事情,那场突然发作的恐慌症,Sirius想藏在回家的特快列车上,他只让James近身。他记得那时自己和Sirius隔着厕所门说话,安慰他,然而只有James能把他从那儿带出来。

 

他们保证会用雪片般的邀请函轰炸格里莫广场,好让Sirius在暑假里见到他们,若是这个失败了,Potter夫人会亲自前往广场把Sirius带出来——如果非这样不可。

 

血统:混血。

 

当那一刻到来时,三个男孩一起来到了格里莫广场,为了尽早让Remus离开,Walburga几乎用扔的方式让Sirius滚蛋。

 

种族:狼人。

 

满月是最难熬的时候,即使有避难所的帮助,Moony仍然非常思念他的朋友们,Remus也是。

 

他几乎已经忘记必须把伤疤遮盖起来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凤凰社的所有人都知道且接受他的情况,所以Remus可以在夏天时只穿一件T恤待在会议室里,不用操心那些手臂上明显的伤疤。那时的伤痕尚不算多,那道从手腕蔓延到前臂的经常被轻触和细吻所抚慰——这些回忆只能让Remus更难过。

 

他的第一张薪水支票来自预言家日报下一个抠门的独立记者,那张支票变成了一件白色长袖衫加一把刮胡刀。在他第一次面试失败后,衬衫的腋窝被染黄了。

 

被访犯人信息:

犯人姓名:Pad Sirius Orion black

 

Remus参加了葬礼。他认出了PetuniaEvans——Dursley,Remus提醒自己——然而她的丈夫并未一同前往,她也没有把Harry带来。

 

在场的人不是很多,没有一个是来自凤凰社或者霍格沃茨的。有些人害怕伏地魔会出现在自己的犯罪现场,另一些人只是不想看到这座房子。

 

当Remus问Petunia为什么没把Harry带来时,她几乎要朝着他的脸啐上一口。她命令Remus表明自己的身份,是不是那群怪胎中的一员。Remus知道她不喜欢巫师,于是往后退了一步——这成了在Harry十三岁前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

 

被捕缘由:十五桩谋杀,一桩未遂*。

 

那幢屋子被破坏了。这是Remus的大脑从视野中所能读取的极限:一座破碎的屋子,曾经拥有过一个家庭的屋子,灰烬让回忆变得充满痛楚。他帮Lily种过的花都不见了,它们的肉身和意志被火舌尽数吞没。再也没有人想住在这儿了。

 

门前已经竖起了一块纪念碑,Remus认为它毫无意义,不过James大概会很喜欢它,这个念头让他微笑起来;他几乎能从脑子里听见朋友的声音:

 

“我觉得他们应该把这玩意儿换成一座雕像,我徒手和狮子摔跤的那种,铭文是:James potter 和Lily Evans,宇宙里头一号的神仙眷侣,英年早逝。愿世人永远铭记James出类拔萃的魁地奇技巧与俊美到卑鄙的面容。”

 

“这有点长了吧,Prongs。”

 

“这才只是个开头呢,吾友。”

 

Remus没有让这个场景在脑海里呆得太久。他抽出自己的魔杖,在纪念碑上刻下了能比他们所有人活得更久的语句:

 

【愿Prongs和Lily 身后亦如生前。】

 

与被捕犯人之关系:朋友,最好的朋友,伴 男朋友

 

Peter是最后一个接受的人,然而在几个月之后,他的焦虑转变成了恼怒,就像这样:你们能不能行行好了,哪怕就一个小时,不胡搞在一起啊??我们真的该把这张地图做完了!

 

James对他们说,他好几年前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Remus对此保持高度怀疑,然而他始终不知道,在认为他和Peter都睡着了的时候,James和Sirius躲在四柱床里聊了些什么。

 

七年级开始的时候,Remus第一次见到Sirius这么开心。Sirius的快乐使他也感到快乐(也使所有人都感到快乐,真的,Sirius的阴沉状态可以如乌云般笼罩整个宿舍),这份快乐使得命定之事终究发生。

 

当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Remus承认这不是他的第一次,如果算上幻想过的那些。Sirius笑了:他也同意这个说法。这不是第一次,真的不是,毕竟他们都围着它兜兜转转这么久了。

 

“这要搁在以前就不会成功,”Sirius咕哝道,Remus点了点头。“我们会毁了对方。”

 

Sirius有一个喜好施虐的家庭,变狼症每天都使Remus感到窒息,不过一切都已过去,Sirius终于获得自由,Remus亦能正视自己。

 

“痛楚不欢迎陪伴者。”Remus轻轻地说道,他们亲吻直至彼此睡去。

 

探访原因: 来进行告别。

 

他的第一份申请表被拒绝了,寄回来的时候被印上一串鲜红刺目的字母。第二份也是这样,第三份也是,所有被提交的表格都是这样。他一年只被允许提交两次。Remus被拒绝了二十四次。

 

探访理由:去找出真相。

 

魔法部认为,Sirius black对于探访者来说太过危险。

 

探访理由:去找出原因。

 

一封来自魔法部的信告诉他,摄魂怪对狼人会有特别的反应。Remus知道这都是屁话,这封信出自Dolores. Umbridge之手。

 

探访理由:我很想他

 

最初的几年里,他始终怀抱期望。Remus练习过他的守护神咒,万一Umbridge没有在胡扯呢。当他的守护神变得和Padfoot一模一样时,那些快乐的记忆都烟消云散了。

 

在那之后,填写申请表格似乎变成了一项日常活动。第三年之后,魔法部的秘书开始用“Remus”称呼他。

 

探访理由:我不记得钥匙放在哪儿了。

 

那件事过去的第十年,Sirius的脸占据了各大报刊的头版,他冲他尖叫,在镣铐下发抖,Remus没有认出他。

 

他那天请了病假。

 

探访理由:我不会填字谜里第十排往下走的那个空,我希望他能帮我一把。

 

Dumbledore雇佣他当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时,他不用上交任何表格。这件事既使他感到轻松,又使他感到恐慌。

 

他在尖叫屋棚里见到Sirius,十二年里第一次亲眼看见这个人,这感觉仍像看到一张被拒绝的申请表。他触碰着他,支撑住他的躯体,这触感显得太过陌生——几乎使他呼吸困难了。

 

当Peter逃走的时候,当Sirius不得不再次潜逃的时候,Remus觉得那些鲜红刺目的字母已然烙进自己的灵魂。

 

申请拒绝。

 

 

一年后再次看到门前那串爪印——这件事简直好到失去实感,Remus强迫自己沉下心,强迫自己不要乱想,这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傍晚,并不会有一只狗在里边等他回来。

 

有的。虽然不是一只狗,而是一个男人。干涸的血迹粘在下颌上,他就像一具穿了衣服的骷髅。Sirius衰老得十分严重,看起来比在屋棚里还要糟糕,Remus觉得自己可能也没有好到哪去。

 

他正站在Remus那张小小的,被虫蛀过的餐桌旁边,来回翻着袋子里的一沓文件。Remus意识到那些是什么了,他屏住了呼吸。

 

他们在屋棚一遇后再也没有联络过,他们冒不起这个险,Remus后悔自己没有告诉他,这份悔恨此刻正沉甸甸地压在他的身上。

 

探访理由:床睡起来太冷了。

 

“我试过。”Remus的嗓音破碎了。Sirius这才意识到,他已回到家中。

 

探访理由:别的狗都不喜欢我。

 

“我努力过。”Remus试着让自己不要哭,“他们就是不让我进去。”

 

Sirius看着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睛让Remus在回忆起它的同时将它遗忘,他轻轻地说,“我知道,亲爱的。”

 

他们同时冲向彼此,绝望地,不顾一切地拥抱在一起,他们哭了。

 

“可是我保证过,”Remus狂乱地低语道,“我保证过永远不离开你。”

 

“你没有离开我。”Sirius安慰他,Remus觉得这一切都太过荒谬:Sirius才是那个在世界上最糟糕的监狱里待过十年的人,而Remus反倒成为了被安慰的对象。

 


一切回到正轨。他们离开彼此太久了,久到为了抵抗恶意以至于过早衰老。他们都认为彼此在某种程度上是叛徒,他们承认这点,他们接受这点,向前看是唯一可行的出路。

 

凤凰社再度复活,Remus必须得和避难所里的狼人们保持联系,这让履行诺言变得更为艰难。

 

“我会回来接你的,我保证。”

 

Sirius只是点了点头,吻上他前臂的那道伤疤。

 

看着Sirius穿过帷幔的同时把一个缩小版的James拖回到自己的臂弯里,那个刺目的印章像海浪一样将他冲垮,溺毙,Remus又一次被太过熟悉的孤独与苦痛淹至没顶。

 

在那之后,生或死对他来说已不再有区别。

 

探访理由:我爱他

 

 

 

END




*原文描述的罪行似乎和原著不大一样(或者是我理解有误),暂且按照原文翻译。


第一次正式翻文,错疏之处请尽情指点(掩面

特别感激帮我修正的众亲友,尤其是与我分担直面原文的痛苦的 @Hilbert space ,你是天使(暴风哭泣

坐位体前屈狂推原文,原文比译文好看2736263倍,有时间的GN请一定去读读原文了(链接在最前面),作者大大期待看到你们的回复~

 


评论

热度(205)

  1. 夏槿Intellipid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