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槿

小透明,现主萌盾冬锤基EC,杂食动物,会发自己乱七八糟的日常…求放过

【盾冬】Big Reputation(狂躁总裁与他的甜心男友)(第八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能吃了打字机的咸鱼🌚:

詹姆斯没有想到娜塔莎突然出现,带着一副“我很抱歉你被他干到失忆”的复杂表情。 




前情提要:(☞前文


“你不记得了吗?”


“我需要记得什么?”


“你真的忘记了吗?关于我们……”


“我、我不知道你是谁,从我的家滚出去……”


“你失忆了?怎么会……”罗杰斯一边将他搂得更紧一边哽咽起来,“昨晚是不是撞到脑袋了?”


所以这个蓝眼睛混蛋不仅混蛋还蠢到了家——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不管别人说什么都相信的傻瓜?


“所以你刚刚才不愿意说话,对吗?”


那是因为我不想搭理你,傻瓜!


“上帝啊我做了什么……你的头疼不疼?要不要去医院?”


“对不起我只是——”


詹姆斯不打算给那个傻瓜更多时间,因为每过一秒他都有可能改变主意,而他清楚改变主意后的结局。他不允许自己再次犯错,就像他不允许自己打不中靶心,于是他失去理智地将计就计,趁着罗杰斯还相信他真的失去了记忆,粗鲁地揪起不停道歉的蓝眼睛混蛋,再一次将某人连人带包扔到门外。


他没有想到娜塔莎突然出现,而就在混蛋罗杰斯委委屈屈地对她说了一些话之后,他认识了一辈子的女人难以置信、不可理喻地瞪着他,一副“我很抱歉你被他干到失忆”的复杂表情。


他气得发疯,恨不得大声吼出“我不仅被他干到失忆还他妈地爱上了他”,看看娜塔莎会不会直挺挺地晕过去。




第八章




◆23




一切都乱了套。


乱得离谱。


他错过了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七点一刻因为他忙着被一个金发混蛋狠狠“侵犯”,他错失了把罗杰斯赶出去的最好时机因为他无法接受自己真的爱上了罗杰斯,他失去了所有的声望、名誉、人格、尊严……因为他让所有人相信他被罗杰斯字面意思上的干到失忆。


罗杰斯看上去很抱歉,又或者只是因为他翻脸不认人而委屈不已,而娜塔莎的表情像是活生生目睹了他和罗杰斯滚在一起的混账场景。话说回来,也许娜塔莎真的见过——又多了个灭·口的理由,真是妙极了。


詹姆斯被逼上绝路,努力压制住掏出一把大家伙的冲动去思考这个方法可不可行,毕竟罗杰斯似乎真的愿意相信他的鬼话(上帝啊他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但娜塔莎自然是不信的,甚至不愿放过他们,否则娜塔莎不会再他们坐上了即将开往公司的车之后招招手,示意可怜的、愣在原地的罗杰斯上车。


“他是你的实习助理,詹姆斯。”娜塔莎丝毫没有被他几乎可以吃人的目光打败,反而笑得更加妩媚动人,詹姆斯发誓娜塔莎从没有笑得那么开心。


“以防你真的忘了,我们需要他。”


詹姆斯忍着一拳砸碎车窗的冲动,“麻烦你提醒一下,我们为什么需要他?”


“抱歉,我说的‘我们’不包括你,亲爱的。”


“我……”


詹姆斯在罗杰斯试图插话的时候举起了自己的金属手臂,表现得像只是想要活动活动筋骨的样子,但那效果十分显著,罗杰斯果然乖乖闭上了嘴,挫败地坐回去。


詹姆斯感到一丝窃喜,仿佛那是暂时的胜利,但他好死不死地从那块小得要命的镜子上看到罗杰斯沮丧又委屈的可怜样,然后愧疚与心疼从一片他从未涉足过的黑暗中席卷而来,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不去亲吻罗杰斯的脑袋。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罗杰斯这个小混蛋。


他应该好好教训坐在后座的金发混蛋而不是心疼又难过得好像自己不小心打脱了靶。


娜塔莎一定是故意的,那么短的路程居然开了整整十分钟。


整整十分钟,活像过了整整十年,詹姆斯到现在还没有饮·弹·自·尽然后解决车里的所有生物,真是一个奇迹。


那辆满载着绯闻、危险与怒火的红色玛莎拉蒂驶进写字楼的车库,划出一阵阵刺眼的火花,詹姆斯在车没有完全停下之前打开车门,用最快的速度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尽管他的身体酸痛不已,每走一步都有散架的风险——该死的,他一点也不需要被提醒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


他不在乎他什么时候抵达公司,因为那肯定不是七点一刻。


那不是七点一刻。


该死的七点一刻——不,他的意思是,该死的罗杰斯。


操,为什么那些人要这样看他?他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他的衣服上沾着某个混蛋留下的东西?他的裤子穿反了?还是她们只是想要证实自己的龌龊猜测?


詹姆斯越想越气,掏出一把家伙往天花板开了五枪,终于换来了他想要的平静……直到那个踩着二十厘米高跟鞋的红发女人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听着,我是真的很关心你,詹姆斯。”


“滚出去。”


“尽管你像个懦夫一样不愿承认自己对罗杰斯的感觉,我依然关心你。”


“我说——”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不想要那个蠢兮兮的小可爱。看着我,我可以不要海德拉,但你不该否认,詹姆斯。他喜欢你,喜欢得要命,而且他永远不会爬到你的头上……在床上除外。”


詹姆斯给枪上了膛,“我说滚出去,娜塔莎,我不会再说第二次。”


“那已经是第二次了。”娜塔莎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欠揍模样。


詹姆斯气得发疯,也许恼怒真的是一头可怕的魔鬼,因为怒不可遏的他就这么狠狠甩下他的武器,气势汹汹地冲到办公区,随手抓住一个路过的职员,在所有人面前邀请她共进午餐,在他根本没有去过任何一间餐厅的情况下。


“呃……”被他牢牢搂住的女孩瞪大了双眼,颤抖不已,“可是现在还不到十点,巴恩斯先生。”


老实说詹姆斯不知道旺达(他猜这是女孩的名字)为什么如此害怕他,更重要的是,他只是无法忍受女孩这样称呼他,因为那是罗杰斯会做的,那是罗杰斯在狠狠干过他之后依然会做的。


事实上他很肯定罗杰斯在床上也这么做了。


“别这么叫我……亲爱的。”


他很肯定他怀里的女孩抖得快要散架了,也许他不该加上那句“亲爱的”,真叫人毛骨悚然。


“好的……总裁。”旺达深吸一口气,“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詹姆斯颇为满意地放开旺达,女孩立刻消失得不见踪影,而当他回头,只见抱着一堆文件的实习助理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傻愣愣地站着,委委屈屈地看着他,那双蓝眼睛满载着失望与不解,而娜塔莎从办公室出来,恼怒地瞪大了眼睛,一副“看来你真的被他干到失忆、脱胎换骨以及性情大变”的嘲讽模样。


出于心虚与烦躁,詹姆斯并不打算表示什么,但娜塔莎一把勾住罗杰斯的手臂,推倒那堆该死的文件,然后拽着一脸尴尬、震惊与不情愿的罗杰斯向他走来。


“詹姆斯,亲爱的,我需要请个假。”


“为什么?”詹姆斯努力不去看娜塔莎身旁的罗杰斯。


娜塔莎笑得无比灿烂,她的眼睛发射的不再是锋利的刀子,而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钩子,“噢……我只是想要好好跟我的小男朋友约个会。”


“我——”


罗杰斯的话被娜塔莎的锋利鞋跟打断,那张英俊的小脸蛋憋得通红——不,罗杰斯一点也不英俊,罗杰斯丑得让人心碎,所以他们滚在一起的时候他从不去看那张脸……操,这句话说出来他自己也不信。


詹姆斯镇定地翻了个白眼,什么都没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而娜塔莎勾着不知所措的实习助理走过他的身边,在他耳边暧昧不明地吹了口气。


“游戏开始了,詹姆斯。”




◆24




这是个糟糕的主意。


一个非常、无比、过于糟糕的主意。


在今天之前史蒂夫并不知道什么叫“四人约会”,而在今天结束之前这场糟糕的四人约会注定将要让他断送性命。


他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巴恩斯先生的反应真的伤了他的心,他关心巴恩斯先生的身体,但他的心上人唯一想做的是彻底甩掉他,在他们共度了一个奇妙、充满爱意、浪漫与暴力的夜晚过后。


娜塔莎再三保证巴恩斯先生没有失忆,所以他明白了——巴恩斯先生不想要他。


他和娜塔莎在车库说了很多话,好心的娜塔莎安慰他,鼓励他,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还在谈话结束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再温暖不过的拥抱。


在他们拥抱到一半的时候史蒂夫感到背后有一阵寒风袭来,他试图转头,但娜塔莎猛地抱紧了他,在他耳边说那是巴恩斯先生。好吧,那肯定不是寒风,而是一颗甚至好几颗子·弹在他背后打出的窟窿。


然后娜塔莎拽着他来到了巴恩斯先生的对面,如释重负的旺达立刻给他让位,匆匆坐到了巴恩斯先生身旁的位置,并偷偷给了他一个抱歉和鼓励的眼神。娜塔莎在他的身旁优雅落座,而巴恩斯先生则是低头摆弄那把叉子,他十分确定那把无辜的银质叉子在一瞬间变了形。


真是妙极了。


史蒂夫忍不住思考他活着离开这间餐厅的几率有多大,与此同时坐在他身旁的娜塔莎拿着菜单,像是故意一般往他这边凑了过来。当他们的手臂贴到了一起,巴恩斯先生把完全不能用的银质叉子交给不知所措的服务员小姐,让她再换一把。


名叫珍妮的服务员在第二次来到他们这桌的时候带来了一篮子的叉子,巴恩斯先生对此完全没有异议。


“你想吃点什么,亲爱的?”


史蒂夫花了几秒钟时间才反应过来娜塔莎在叫他“亲爱的”,他尽量把目光放在菜单而不是娜塔莎缠在他手臂的手指。


旺达深吸一口气,把菜单推向看上去一点也不舒坦的总裁,“我推荐这里的小牛排……总裁。”


“我们点一份情侣套餐。”娜塔莎笑着把菜单交给服务员小姐,“或者两份,你知道的,大男孩的食量总是大得夸张。”


史蒂夫在和娜塔莎对视之后难以置信地确定“食量”不只是纯洁的字面意思。他不争气地红了脸,与此同时又有五把叉子遭了殃。


他偷偷去看巴恩斯先生,可后者只是埋头切着牛排,每一次切割都是对餐盘质量的严峻考验。


史蒂夫认为他需要喝一口柠檬水冷静一下,但他的手机忽然震动,毫不困难地吓到了神经紧绷的旺达,他抱歉地拿出手机打算调成静音模式,然后他发现那是娜塔莎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请为我切牛排,甜心”。


史蒂夫一时间想不通娜塔莎是打算害他尸骨无存还是真心想要帮助他,他唯一知道的是,娜塔莎肯定是故意的,更糟糕的是他也隐隐好奇甚至期待……噢该死,他像个坏人一样期待着巴恩斯先生会因此嫉妒。于是他照做了,先是礼貌地询问娜塔莎能不能让他代劳,然后小心拿过娜塔莎的盘子,埋头认真仔细地切割那块柔软而多汁的牛排,但他没有忽略那两把倒霉的叉子。


他怎么可能忽略。


他等了很久,揪着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冒着冷汗,好几次差点掰折了他手里的叉子,可巴恩斯先生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娜塔莎低声骂了句脏话,而他的心情一瞬间低到了谷底。


也许那只是可有可无的占有欲在作祟,巴恩斯先生并没有那么在乎他。史蒂夫酸溜溜地想着,毫不优雅地喝了一大口红酒,差点被呛到。而在他能够用餐巾擦掉嘴边的酒汁之前,娜塔莎猛地扣住他的手腕,“你的嘴角有一滴酒,史蒂夫,我们可不能浪费美酒不是吗?”


史蒂夫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随着娜塔莎不断凑近,一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娜塔莎的红唇轻轻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地贴到了他的嘴角,与此同时坐在他对面的巴恩斯先生捏碎了那只玻璃酒杯,干脆利落地掏出一把蝎式。


旺达依然视死如归地吃着她的午餐,那一刻史蒂夫几乎可以确信,除了旺达,没有任何人可以活着离开这间餐厅。








TBC


总裁一点也不嫉妒!!!!




评论

热度(534)